“特朗普悖论”解读

1.特朗普当选总统之际,美联储主席耶伦正在唱“温和派的言论”,特朗普诅咒耶伦不加息,因为此举耗费了国民储蓄。或许这就是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元指数大幅上涨的原因。

几天前,即将入主白宫的特朗普开始大喊“美国太强大了”。立即,美元指数大幅下跌,但耶伦开始反对,并发表了“鹰派言论”。

1月18日,她在加州联邦俱乐部(California Federal Club)的演讲中表示,随着美国经济接近充分就业水平,通胀率开始向2%的目标上升,美联储在未来逐步加息是合理的。

一有消息传出,美国股指立即做出反应,停止下跌并反弹。

2.玩得开心,这可能是“双簧戏”的开始。

未来,耶伦和特朗普之间的“拳头大战”将使美元指数以“口加息”的速度向前推进。

别担心,美国的一切都在有序发展。问题是中国。在这个过程中,人民币将“大幅波动”。这可能是人民币对中国经济稳定的“最坏影响”。

目前,许多人不明白。

美元要加息、要升值,美国也希望金融资本更多地流向美国,在此背景下,人民币贬值不是正常的反映?不是市场自然驱动的结果?既然如此,特朗普为什么还要用“汇率操纵国”的手段攻击中国?还要和中国打“贸易战”?那不是逼迫人民币升值吗?人民币升值,金融资本不是该流向美国吗?这很矛盾对吗?4、其实,美国就是在干着“看似矛盾”的事情,而这恰恰就是美国“资本计划”的重要特征。美国希望提高利率,让美元升值。美国也希望更多的金融资本流向美国。在这种背景下,人民币贬值不是正常的反映吗?这难道不是自然市场驱动的结果吗?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为什么要用“汇率操纵国”来攻击中国?你还想和中国打一场“贸易战”吗?这难道不是迫使人民币升值吗?如果人民币升值,金融资本不应该流向美国吗?这很矛盾,对吗?4、事实上,美国正在做“看似矛盾”的事情,这正是美国“资本计划”的重要特征。

必须指出,吸引金融资本到美国和吸引工业资本到美国是一对矛盾。

这是因为金融资本更喜欢“利率越来越高”的环境,而工业资本更喜欢“利率越来越低”的环境。

然后呢?首先,“零利率到正常低利率”的过程被用来推动美元升值,从而吸引全球金融资本回流美国大陆。第二,“正常低利率+减税+低能源价格”的政策被用来吸引全球工业资本回流美国。

5.应当指出,“从零利率到正常低利率”的过程几乎没有加息的机会。这一过程必须尽可能延长,这样美国市场才能成为金融资本的“持续”拉力。

有可能完成吗?这是可能的。

如何达到这个效果?在特朗普和耶伦不断争吵的过程中,达到了“口加息”的效果。

6.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耶伦在18日结束“鹰派”——诱人的“金融资本”演讲后,刻意安抚“工业资本”。

她表示,美国利率“可能不会大幅上升”,住房抵押贷款和信用卡等金融产品的利率可能会“缓慢”上升。

然而,“我们仍在加速,尽管正如我提到的,我们已经放松了一点,”因为我们希望确保经济扩张保持强劲。

7.更值得注意的是,耶伦提出了“中性利率”的概念。

但是什么是“中性利率”?耶伦说:“找出什么是中性利率,并设定正确的方向。它的路径不同于在家设定空温度。你可以把它设定在华氏68度(摄氏20度),然后让它自己呆着。

“这一声明实际上意味着美联储将随机应对变化,不会对利率持有“单向”观点。

8.为什么特朗普被认为有一个“资本全盘计划”,因为这种“走钢丝”符合美国未来的最佳利益。

9.还有一个悖论:美国实体经济的复苏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美国的“铸币税”收入,削弱美元霸权带来的巨额利润。

正因为如此,一些人认为特朗普不会做太多,必须回到最初的经济轨道。

我不这么认为。格林斯潘认为,美国最初的经济模式是“债务经济模式”。在我看来,2008年金融危机实际上表明这种“债务经济模式”已经终结,因为美国的债务和杠杆已经无法修复,威胁到美元的霸权。

这就是奥巴马提出“再工业化”的原因,但他遇到了很大阻力,没有太多能力,也无法推翻美国的“债务经济模式”。

因此,有一个“平衡”的选择。

现在,特朗普推出了2.0版,这将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更大的推动力。

那么特朗普不想要“铸币税”?当然不是,仅仅因为奥巴马和特朗普像他们一样看得更远。

事实上,美国未来最大的战略是通过收购中国的实体经济资产来粉碎中国,消除美元泡沫和美国债务泡沫。

如果这样一个战略目标能够实现,“铸币税”将被美国企业的超额利润所取代。“铸币税”仍然有意义吗?11.如果中国的制造业被接管,日本的制造业将被反手接管,从而形成“美亚制造业”与欧洲制造业的对抗。德国工业的国际竞争力将大大削弱,从竞争走向和谐,从而使美国能够完成金融资本和工业资本的“新全球化”和“双重控制”的全球化。只有这样,美元霸权才能真正实现。

就长期战略而言,“铸币税”在短期内有所收缩。这不是一个非常划算的价格吗?因此,我认为许多看似“矛盾”的政策背后必须有更大的目的。

12.事实上,过去40年来,美国一直在“特里芬悖论”中发展。他们早就习惯了处理“困境”,所以未来的“困境”算不了什么。对美国来说,他们对经济的理解是一样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