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C股价下跌影响了80后牛三路小七的股东,渤海信托对他们进行了强力平准。

国家报告称,2017年2月签约欧洲普智网络(SZ.002711)董事会的80后牛三小七在2018年2月遭遇了两次重大挫折。由于欧洲普智网络股价持续下跌并处于低迷状态,在未能与信托公司达成补充头寸的协议后,光大和渤海两家信托公司被迫于2月2日和26日减持股份。

这次在2月26日,渤海信托甚至抛售了OPIC持有的股份,减持了291.3万股。

2月27日晚,未能达成协议的股份被迫减持,OPZN发布了“被动减持持股5%以上股东的通知”,称2月27日收到股东鲁小七的通知。其一致行动者渤海信托、齐一第七证券投资信托(以下简称“齐一第七信托”)和齐一第八证券投资信托(以下简称“齐一第八信托”)被动减持公司股份。

齐一7号的售价为9.153元/股,成交价格为4,160,953.8元。齐一8号的售价为9.143元/股,成交价格为16,792,948.1元。

鲁小七是齐一七号、齐一八号、光大宏选三号证券投资单一基金信托(以下简称“宏选三号”)三个信托产品的次等委托人,是上述三个信托产品中唯一履行信托资金补充义务的补充人。

至于削减的原因,公告只是一个简单的披露。OPCHI于2月26日恢复交易后,由于替代债务人(卢小七)与信托公司之间未达成协议,信托公司开始减持OPCHI的股份。

在此次减持中,渤海信托直接出售了所有股份。减持后的第二天,即2月27日,OPZN的股价较减持价格上涨约1.4元/股。小七只能无奈地说:“这种被动的削减没有产生任何收入。

与被动还原的温和描述相比,小七对2月2日被动还原的语气相当激烈。

吕小奇通过公告披露,2018年2月1日下午17时,其接到信托公司关于一致行动人鸿轩3号、奇益7号、奇益8号三个产品的补仓要求后,于当日及次日回复多份说明函,多次沟通表达补仓积极性,表示有充分能力补仓和后续补仓时间安排,以及作为欧浦智网持股5%以上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警告信托方需遵守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可随意减持,但信托方未予以采纳并不给予补仓时间。鲁小七通过公告透露,2018年2月1日下午17: 00,在收到信托公司对宏轩3号、齐一7号、齐一8号三款产品的补货需求后,当天和次日,他回复了多封解释性信函,多次沟通表达了他对补货的热情,表达了他对补货仓库及后续补货时间表的全部能力,并警告信托方: 作为持有OPZN 5%以上股份的股东及其一致代理人,遵守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得随意减持股份,但信托方未采纳,也未给予补充时间。

次日,2018年2月2日,市场开放后,信托方不遵守相关减持规定和措施,直接出售OPIC股份,导致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被动减持OPIC股份。

巧合的是,2月2日是该信托公司被迫减持股份的日子,这一天恰逢该公司董事和高管增持股份的计划完成。

第二次强制减持信托的第一天,恰逢OPZN董事长陈利浩主动向全体员工增持公司股份。

信托公司:记者注意到,小七详细解释了双方在2月2日第一次被动裁减期间的反复沟通,但在2月26日第二次被迫裁减。公告仅披露“沟通未达成一致”,但具体的沟通过程和内容未予披露。

业内一些人士表示,这类业务通常争议较少,但信托公司仍然很强大,甚至在OPAZON等客户的反复要求下,沟通或其他问题估计也存在于中间。

从陆小七的公告来看,在收到信托公司补仓请求后,公司没有补仓,也没有卖出部分股票以降低融资杠杆,从而避免平仓操作。

为什么小七没有采取任何实际行动来避免被动的削减?就此,记者联系了Europol.com。董蜜的办公室表示,除了公告之外,没有其他内容可以透露。至于双方未能达成一致的地方,他们仍需向领导人汇报,然后酌情做出答复。

记者还询问,在首次强制降价后,小七的激烈声明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当时,光大信托和渤海信托已公开回应称,此次减持完全符合履行受托人职责的合同,双方均有邮件往来和证书。

渤海信托表示,在小七表示有意补仓后,信托公司也留出了补仓时间。这是因为鲁小七的团队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内完成补位。

渤海信托一开始并不知道小七第二次宣布被动减排。记者告诉记者后,渤海信托正式回应称,渤海信托的减持一直是在公告发布前后按照合同进行的,是合法合规的。在降价问题上,与小七没有进一步的争议。

至于小七本人,自2016年8月以来,他经常买卖OPCHI的股票。截至2017年2月20日,他持有3302.2万股,这是他第一次签署OPCHI。

鲁小七在当时的股权变动报告中表示,他认可OPZN的投资价值,希望通过长期持股获得利润。

2018年1月11日,OPZN宣布,小七计划增资5283.5万股,占总股本的5%,发行价为每股12.9元,总最高资本金要求为6.81亿元。

鲁小七在回复深交所的询价函中解释了这样做的原因:上市公司具有更好的投资价值和发展前景。

同时,作为一名金融投资者,为了防止上市公司在实施自有股权比例稀释后私下发行股票,并对上市公司行业的发展前景持乐观态度。

低迷时期股票市场的被动减持经常发生在无法展期的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的清算和终止,或清算线触及时的强制清算,到股权质押触及清算线时的清算风险…最近,此类上市公司的公告明显增多。

尤其是在一些股价大幅下跌的股票中,信托计划和资产管理计划频频出现。

据统计,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末,信托计划持有622股股票,市值约2200亿元,其中19家上市公司持有总股本的10%以上。

仅在今年2月,就有许多上市公司股东被迫通过信托清算头寸的案例。除了OPIC,还有何家股份、裕恒制药和长江润发。

有些人认为强制减持与信托基金杠杆的降低有关。

国家已颁布政策,将信托基金的杠杆从原来的1: 2分配降至1: 1。因此,完全分配的信托基金必须在规定时间内降低杠杆,持有股份的信托基金必须出售股份并返还分配的资金。

另据报道,2017年5月,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修订并发布了多项有关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减持股份的规定。根据新的减持规定,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和董事应披露减持前、减持中和减持后的详细信息。

但是,如果信托计划成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在市场变化迅速、一旦大幅下跌的情况下,很可能无法详细披露,那么为了保护优先受益人的利益,信托计划将选择按照信托合同文件进行运作。

关于强制清算信托的操作规则,一家知名信托公司的高管告诉记者,信托计划通常有预警线和清算线。如果警戒线被打破,信托公司将通知公司补充质押。

“如果你不弥补,进一步跌破收盘线,那么信托公司可以强制出售该公司的股票。

“至于完全清算和部分清算之间的区别,主要是基于这样一种协议,即有些可能接近资金,所以信托公司会抛出一些股票。

“信托计划有优先等级和次等等级,主要取决于次等等级是否有钱来弥补自己的位置;部分或全部清算取决于双方的协议。

“例如,如果信托计划的警告线是0.85,信托公司将通知穷人补仓。收盘线是0.8。当收盘线公司未能补足资金时,信托公司将放弃股票。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保护优先基金。

让我们假设一个信托计划,优先基金占8%,次级基金占2%,即0.8%。劣后,所有损失将被清除。

发表评论